【汕头埠旧事】布铺星罗棋布生意旺

录入时间:2011/2/14 11:48:00    来源:民艺网
关键词:
集成发绸缎行正在拆除,传说蔡楚生在这里当过伙计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昔日繁华绸缎庄,今日剩下空屋架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合发绸缎庄旧址,物是人非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谁知道,这里曾是繁华布业一条街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因天时地缘,昔日汕头埠是粤东地区的布业中心(我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蔡楚生少年时曾在汕头埠布铺当伙计);上世纪80年代,天时地缘又赋予汕头这种优势,汕头又成为名闻全国的布业更生行业——服装业的中心。但这种中心地位没有能保持多久,汕头与“世界服装城”失之交臂。这其中的种种教训,谁来总结,反思?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昔时汕头埠的安平路、居平路、永和街一带,有很多店面排场的绸缎庄、布行,如安平路的蔡儒合泰昌绸庄、宏利绸庄、上海绸庄、集成发绸缎行、合发绸缎庄、洪利布行;永安街的光祥昌布行、升平路的生利绸庄、德兴路的荣成发布行,等等。汕头埠市民对这类行铺一律称为“布铺”。这种称法是符合语言逻辑的,布的义项是:“棉、麻、棉型化学短纤维织物及混纺织物的统称”。丝绸、缎、绫都是布的外延概念。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汕头埠本埠人口不过20万之多,消费量有限,而星罗棋布的绸庄、布行,商品卖给谁呢?原来,汕头埠当时是中国的一处布物集散地,偌多的绸庄、布行,不仅做零售生意,更重要的是做批发的生意。其主要供货渠道(当时称作“行货的货路”)是上海、江浙一带。其销售渠道很多,范围很广,潮汕各县的县城、商埠,以及福建南部的城镇的同业商家,都来汕头埠进货。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汕头埠布业的经营者,多数是家族抱团,在全国各个重要商埠都开有“同字号”的商铺(按现在的称法,应是“连锁店”)。例如安平路14号的“合发”绸缎庄,其经营者在上海、香港均开设“合发”绸缎庄,汕头“合发”绸缎庄的货源均由上海的同字号绸缎庄供给之后,再批发往潮州府城、澄海樟林等商业埠头的布铺。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汕头埠布铺的趣闻轶事,曾经是市民津津乐道的谈资,这里记录几则——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布铺的财神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如果有这么一道题:“旧时汕头埠布铺供奉的财神爷尊号是谁?”可能会有很多人答:“赵公明赵公元帅。”这样的答案是错误的。正确的答案是:“关帝关云长。”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原来,汕头埠的生意场上拜财神爷,根据经营内容分为“文市”和“武市”。与刀斧无关者,如写字摊、书店、纸铺、米豆行、鞋铺、染料店等等,划入文市,供奉赵公明为财神爷;弄刀弄斧持捧出气出力者,如理发店、猪肉店、搬运班、阉猪割鸡者、三鸟店等,都划入武市,供奉关云长为财神爷。布铺离不开剪刀,“刀”字出头,被划在武市。有些布铺的老板,自认儒雅,自认布业是斯文业,对将其划在“武市”,与搬运汉和屠夫为伍感到十分羞耻,但又不敢改换膜拜门庭,怕得罪了关帝,那是不好玩的。后来,不知是谁出了好主意,将“关帝”和赵元帅同时尊为财神顶礼膜拜,既不得失神明又以此表示布业有别于“武市”的一般商家。不少布铺都这样做,市民戏谑地称这种现象为“财神双保家”(保家,保险)。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布铺的家长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每家规模较大的布铺,都必须聘一位家长来打理生意。潮人称其家长,即是经理,此处的“长”字潮音读dion2。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家长是高级职员,在“陶家”(老板)一人之下,全体员工之上。家长对“陶家”负责,不仅要“字墨算盘晓”,还必须业务精通,协调能力强。因为家长精通业务,熟悉流通渠道,所以当他们一旦有资本之后,就会创自己的家业,因此汕头有一句俗语:“家长做久做陶家。”换成现在的语言是:当经理久了,终有一天会成为董事长。汕头埠又曾经流传这么一句俗语:“大家长小陶家”。这句俗语的背景是:不少家长同时又是小老板,有自己的实业。正因为家长业务精通,因此不少人会千方百计筹点资金进点货,截留“陶家”的一两生理路赚些外快。例:某甲在众发布行当家长,他同时又开了一家小布铺成记,由儿子主持经营。某日,老主顾潮安合成布店派员到汕头埠众发布行找某甲要进白府绸8匹,红绫2匹,其时布行中无货,某甲向人在上海的“陶家”发去电报,要求进8匹以上一批白府绸,而又通过儿子以成记名义向上海方要红绫2匹。几天后,潮安合成派人来要货,某甲以众发布行名义批发给合成布店8匹白府绸,却道红绫2匹调不到货源,带着合成的人到永兴街尾的成记布铺补齐货源。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家长都很精,他们有一条底线:“陶家”赚大头,自己赚小头。其中道理不言而喻。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解放后,家长的成份被评为“资方代理人员”视同资本家。汕头埠合发绸缎行的家长赵吟风先生,是一名儒商,潮汕现代灯谜名家,赋体谜作得非常好,但因为是“资方代理人员”,解放后连入工人文化宫灯谜组的资格都没有,更没有资格展示自己的作品,只能将所有佳作托他人之名见众。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布铺的伙计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1966年“文革”爆发之前夕某一天,我就读的汕头市第七中学请来了一名叫“鄞镇明”的旧时汕头埠布铺的伙计来给我们初二级学生“忆苦思甜”,进行阶级教育。这位工人阶级讲的无非是“在老板的压迫下,吃不饱,穿不暖,有时还要遭毒打”这类听多了的时令话,但同学们依然虔诚地聆听,不时还有人站起来带头呼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我感兴趣的是,这位工人阶级叔叔的姓名与我只是一字之别。回到家,趁着父亲心情好的空档,问父亲:“我们家族中有叫‘鄞镇明’的吗?”父亲不相识他。但当父亲听了我提到此人名字及职业时,竟然发起火:“在旧社会,像我一样挑葱卖菜的人就很惨,在工厂里做工的人也很惨。布铺的伙计怎么会惨?整天企铺前无风无日,穿着光光鲜鲜,一个个生得又好,引惹着女人有事无事都喜欢逛布铺。”他的话被我两位“阶级觉悟很高”的兄长听到了,父亲立即“被批判”,兄长说:“您的阶级觉悟怎么这样低呀?您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话呀?幸亏您是劳苦人民,要是坏成份的人说这样的话,不被抓起来才怪!”兄长说的不无道理,在当年,父亲说的这番话是可置家破人亡的。这是历史。随着年龄渐长,我觉得父亲说的是实话。伙计是“陶家”的脸面和门风,“陶家”怎么能让伙计衣衫褴褛、脸黄肌瘦站在铺前败自家的脸面和门风呢?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40年前,在汤溪水库的工棚里,一位解放前曾在汕头埠布铺当学徒的老农民给我讲了两桩布铺的桃色轶事——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其一,德兴路的一家布行。“陶家”把情窦初开的女儿从乡下接到汕头住。女儿并不知父亲开哪家行铺,她只是在闲逛时路过德兴路一家布行,被铺头那个帅伙计迷住了。姑娘为了近距离接触帅小子,三天两头跑去找他扯几尺布。这青年伙计也不介意,以为她是裁缝店的帮工,是店里使她来买料的。姑娘的父亲无意中发现女儿私藏了很多布,细看,竟是自家经营的布料。经追查,女儿如实交代。做父亲的也不怎么为难女儿,只是取来尺子,让女儿将每段布的价钱报来。“陶家”细细核算,这么多段布,尺寸、价钱竟然丝毫不差,“陶家”叹服,知道这小子是可造之才,着意培养,最终成为托付家产之人。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其二:国平路的一家布铺。“陶家”年过六十,新娶了个三姨太芳龄二十五。“陶家”有意培养大徒弟为家长,为全面考察他的德勤责能,“陶家”竟然指使三姨太作为鱼饵来引诱大徒弟,试试会不会上钩。三姨太接受任务,先是钱诱,后是色诱,大徒弟均立场坚定不为所动,甚至还向“陶家”告发三姨太的“不轨”行为。“陶家”更加赏识大徒弟。谁知,正当“陶家”要提拔大徒弟的时候,大徒弟和三姨太同时失踪了,显然,他们是携手私奔了。他们没有带走“陶家”的一分一厘,三姨太甚至将“陶家”给她的金银首饰都摘下来留还“陶家”。他们是如何生情私约终身,那就不得而知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最牛的伙计蔡楚生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小时候,就知道潮汕出了个著名电影艺术家叫蔡楚生。还听过不少人说,蔡楚生成名前在汕头埠布铺当伙计,甚至还听一位叫卜叔的老人说,他与蔡楚生一起玩过,蔡楚生在“集成发”当伙计。卜叔还说,蔡楚生在布铺当伙计时,很调皮,常常拿店里的布匹当道具,扯开几尺披在身上扮演形形色色的人物。大家看不惯,可是老板却宽容他,常常一笑置之,还对家长说:“这小子聪明,将来会闹出名堂来的。”蔡楚生后来还组织剧社,不怎么给布铺干活,还吃住在布铺,不少人怂恿老板赶他走,老板却说:“我的大行铺没在乎多了一个人吃饭。”同行铺的人编了几句顺口溜夸张地讥讽蔡楚生:“一日云云,三顿相巡,半夜拍门。”蔡楚生在上世纪30年代就出了名,汕头人也以他为荣。他的原来“陶家”说:“就是嘛,我早就看出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蔡楚生真的在汕头埠布铺当过伙计?《汕头市志》的人物传有蔡楚生的条目,但只字未提此事。《汕头大博览》记录的是:“蔡楚生,出生于上海,祖籍今潮阳市铜盂镇(现汕头市潮阳区铜盂镇)。6岁回潮汕读私塾,12岁到汕头当店员学徒。19岁组织进业剧社……”蔡楚生到汕头什么商店当学徒,此处语焉不详。我读过一些关于蔡楚生的生平文章,都写“大处”,没写“小处”。我将此民间传说录下,备考。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短 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昔日汕头埠是粤东地区的布业中心,这是得了天时地缘之利。裁缝业也很兴旺,“衣锦坊”就是汕头埠的裁缝一条街。上世纪80年代,受到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汕头的老行业复兴了——布业的更生行业是服装业,汕头和福建石狮是全国最有名的两个服装业城。石狮在服装贸易的基础上创出了“富贵鸟”等品牌,持续发展,而汕头却在一片投机倒卖服装商铺的商战中,服装业萎缩了。有专家将此现象归结为“潮人的文化心理问题”。愚人镇凯却认为,更深层的原因还没有揭示出来。套用一句老话: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作者:鄞镇凯)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作者为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录入:珊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