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与潮州工夫茶

录入时间:2007/12/5 17:25:00    来源:潮汕民艺网
关键词:
文化名人与潮州工夫茶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地处省尾国角,开化迟于中原,无庸置疑,有其封闭、斥外、落后一面;然而南下移民大量渗透、同化及近代海外拓展者众等历史因缘,又使潮汕更具文化之兼容、开放和精巧(说到精巧,有学者称,其渊源来自中原贵族移民之遗风)。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州工夫茶显然正是植根这一富于特色的地域文化根脉上的一朵奇葩。潮州工夫茶艺方方面面,例如它至为关键的元素:乌龙茶叶的出处和紫砂茶壶的出处,无不肇源自文化的开放、交流、兼容。有趣的是潮州工夫茶艺的形成不仅获益于地域文化的阳面,而且与地域文化的阴面也不无干系。不然何以解释潮州工夫茶长期的独善其身和固守自珍。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富两面性特色之潮汕文化造就了独特的潮州工夫茶。而工夫茶本身又另具一种两重性:它既很“物质”,又很“精神”;既很世俗、很“市井”,又很文化、很“书卷气”。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基于上述种种因素,潮州工夫茶不仅深入本土千家万户,而且正在慢慢播扬至国内各地以至国际。而交游广泛和崇尚精神享受之文化人,自然而然比一般民众更早一步乐于与潮州工夫茶发生或深或浅的接触和互动。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工夫茶课题的研讨,表里渗透,纵横交错,从各种方位和层面考察,是一个很大的题目。而从文化名人与工夫茶这一切人角来观察,未尝不可以作为启发我们对工夫茶之认识和思考的一个侧面。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即使此一具体题目,若要慨而全之,还是非大文章不可。囿于资料、学力和时间,谨先略具小文,以作引玉之砖,希望引发方家的兴趣和高见。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先介绍世纪老人、不久前才谢世的巴金先生与潮州工夫茶的故事。1989年,汪曾褀在《寻常茶话》一文中记叙了巴金与工夫茶的一段因缘:“1946年冬,开明书店在(昆明)绿杨邨请客。饭后,我们到巴金先生家喝功夫茶。几个人围着浅黄色的老式圆桌,看陈蕴珍(肖珊)‘表演’濯器、炽炭、注水、淋壶、筛茶。每人喝了三小杯。我第一次喝功夫茶,印象深刻。这茶太酽了,只能喝三小杯。在座的除巴先生夫妇,有靳以、黄裳。一转眼,四十三年了。勒以、肖珊都不在了。巴老衰病,大概没有喝一次功夫茶的兴致了。那套紫砂茶具大概也不在了。”除巴金,文中提及的黄裳、靳以、以及文章作者汪曾祺,都是名实相符的文化名人。黄裳高龄,徤在,为知名学者、报人、散文家、藏书家,其研究南明史的随笔脍炙人口。靳以系作家、编辑家,与巴金同为大型文学刊物《收获》创始人。肖珊是翻译家、巴金夫人。汪曾祺为新时期风头甚劲、富个人风格之短篇小说家、散文家,以《受戒》等轰动文坛, 原为京剧《沙家滨》编剧。黄裳、靳以对工夫茶观感若何,可惜汪文语焉不详。汪氏本人对工夫茶的兴趣,虽无正面表述,却在行文中已可略窥一斑。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事情为汪曾祺所始料不及,时过半个世纪茫茫烟云,巴金与工夫茶又续前缘。作家沈嘉禄在《茶缘》一文中述及:1991年,巴金先生已88岁高龄,仍然喝了一次工夫茶。为巴金先生冲工夫茶者,是名闻中外的紫砂壶制壶大师许四海。……许四海是因为向上海文学发展基金会捐款而结识巴金老人的,巴老让女儿李小林泡茶给许四海喝。茶泡在玻璃杯里,且有油墨味(因巴金先生将茶叶放在书柜里),喝后,许四海表示下次来一定要给大家表演中国茶艺。一个月后,许四海给巴金先生送一只自制的仿曼生壶,“还特地从家里带了一套紫砂茶具来,为巴金表演茶艺。巴金平时喝茶很随意,用的是白瓷杯,四海就用他常用的白瓷杯放入台湾朋友送给巴金的岽顶乌龙,方法也一般,味道并不见得特別。然后他又取出紫砂茶具,按潮汕一带的冲泡法冲泡,还未喝,一股清香已从壶中飘出,再请巴金品尝,巴金边喝边说:‘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大师的话,说香就香了。’一连喝了好几盅,连连说好喝好喝。”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关于许四海,作家赵丽宏曾于1990年第5期上海《文汇》月刊《紫砂王》报告文学中专文介绍:“在收藏家和陶艺家中,许四海可算是一个奇才。……在中国大陆,以私人收藏筹办茶具博物馆的,他是第一人。……60年代在广东某部队当文化干事吋,许四海开始了他的收藏家生涯。……潮汕地区的不少老茶客至今大概还能记起这位爱壶如命的年轻军人,在当时,这可是一件不合时尚的怪事情。1980年,他从部队转业回上海时,收集到的陶瓷茶具竟装了满满的一卡车。……现在,他制作的茶壶也已是‘一壶干金’,港台和海外的许多收藏家都以得到一把‘四海壶’为荣幸。”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以上故事,情节虽简,意蕴却在,巴金相隔半个世纪两次品尝潮州工夫茶,都离不开一把神奇的紫砂茶壶,颇能揭示工夫茶与茶具间之密不可分,互为阴阳。也颇能说明精致以至名贵的茶具,往往是工夫茶诱发人们兴味之一要素。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提起工夫茶具的考究,便不仅牵涉工夫茶之精神文化层面,而且势必导向其物质化、商品化的侧面。鲁迅论敌、胡适密友、新月派出身、晚年生活于台湾的文化名人梁实秋,在《喝茶》一文中,便生动记叙了他对潮州工夫茶之“商业”味的品评:“茶之以浓酽胜者莫过于功夫茶。《潮嘉风月记》说功夫茶要细炭初沸连壶带碗泼浇,斟而细呷之,气味芳烈,较嚼梅花更为清绝。我没嚼过梅花,不过我旅居青岛时有一位潮州澄海朋友,每次聚饮酩酊,輒相偕走访一潮州帮巨商于其店肆。肆后有密室,烟具、茶具均极考究,小壶小盅扰如玩具。更有娈婉卯童伺候煮茶、烧烟,因此经常饱吃功夫茶,诸如铁观音、大红袍,吃了之后还携带几匣回家。不知是否故弄玄虚,谓炉火于茶具相距七步为度,沸水和温度方合标准。与小盅而饮之,若饮罢径自返盅于盘,则主人不悦,须举盅至鼻头梦嗅两下。这茶最具解酒之功,如嚼橄榄,舌根微涩,数巡之后,好像越喝越渴,欲罢不能。喝功夫茶,要有工夫,细呷细品,要有设备,要人服侍,如今乱糟糟的社会里谁有那么多的工夫?红泥小火炉哪里去找?伺候茶汤的人更无沦矣。”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茶之真趣,中国文人体味最得真谛者莫过自称苦茶斋主的周作人。周氏虽似未直接谈论工夫茶,但他谈茶散文笔端所涉,我以为颇能切中潮州工夫茶之脉理,颇能启发我们对于工夫茶的理解。难怪不少议及潮州工夫茶的言沦,往往喜欢引述周氏的有关文字。周作人在《雨天的书》中说:“茶道的意思,用平凡的话来说,可以称作‘忙里偷闲,苦中作乐’,在不完全的现世享乐一点美与和谐,在刹那间体会永久,是日本之‘象征的文化’里的一种代表艺术。”“我的所谓喝茶,却是在喝清茶,在鉴赏其色与香与味,意未必在止渴,自然更不在果腹了。”“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断不可少,中国喝茶时多吃瓜子,我觉得不很适宜,喝茶吋可吃的东西应当是轻淡的‘茶食’。”周作人的这些话,不正道出了很多潮州工夫茶客们心中所有口中所无的体味么!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录入:黄蓉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