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跳个舞

录入时间:2008/1/23 17:47:00    来源:新民晚报
关键词:
    我最初是在两部长篇小说里知道舞会的。周而复的《上海的早晨》,茅盾的《子夜》。但这里面的舞会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好。那戴着纯白镂丝手套的纤纤玉手轻盈地搭上一个男人的肩膀,一个滑步翩然起舞的背后,似乎总连接着一个无言的预谋或者一桩谈斤论价的交易。即便是狂欢的舞会上,一个癫狂的舞女赤脚在桌子上裙裾飘飞地旋转,周围也都是那些充满酒气情绪亢奋的俗物,不怀好意、醉生梦死的气息就像烂苹果味一般弥漫开来。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神秘的舞会忽然撩去了尘封的面纱,出现在大众面前,当无数目光从惊愕转为新奇随后平静下来后,我们才发现,原来舞会不只是达官贵人手里的一只鳄鱼包屁股底下的一辆奔驰。舞会是一辆公交巴士,供大众一起享用。人们很快加入到舞会的行列中去。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学会跳舞的。启蒙教练是一位小学男教师,最初的学习地点就在小学礼堂里,没其他人,就一对一。这位小学教师曾听过我的讲课,算是我以前的学生,现在的位置则是颠倒了一下。奇怪的是,他看上去长得蔫头蔫脑的,但跳起舞来十分活络。他跳女步,却又要带着我前后左右地动起来,真是难为了他。先是最简单的三步,从两只手怎么放,哪一只脚先动,另一只脚怎么跟上来开始,一点点交叉复杂起来。可怜我这个书呆子仿佛成了一具被牵动的木偶,一个晚上下来,脑子里乱哄哄的,连个节奏都没踏准。好在“木偶师”很热情,毫不气馁,以后一连几个晚上,拉着我继续跳,终于“哑巴开口”一般地,使我在他的带领下能够一、二、三,三、二、一地舞动起来。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本应继续学下去,但我决然中止。能够跳三步,足以在我遭遇跳舞的场面时瞅着机会上场一两回,摆脱“呆头鹅”的嫌疑了。后来,我又学会了三首“保留歌曲”,从此,我再也不怵联欢晚会、生日派对这样的场合,多了和亲朋好友聚会交流的渠道,业余生活也不只是孤灯夜读的翻版。我很满意自己的转变,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拥趸的行列,因此有一次参加一个活动,主持人请大家回答“什么是快乐”时,我便作出这样的答案:“男人少抽一点烟,女人化一点淡妆;掌握三首保留歌曲,学会跳三步舞。”没想到的是,这个答案竟然赢得了不少人的共鸣。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有一首歌,是一个叫庞龙的家伙唱的,歌名为《两只蝴蝶》。它不在我的三首保留歌曲之列,但里面有几句歌词我却记住了:“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其实,能够踏着这样的节拍跳个舞,不说人生的春天,就是秋天和冬天,也是不会有长久的烦恼痛苦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录入:齐香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