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话?潮州话?

录入时间:2007/12/10 10:45:00    来源:汕头日报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州王君,我的老熟人,近日光临寒舍叙旧。闲谈中,我提及“潮汕话”一词,不料王君勃然大怒,义正词严地说:“不该叫‘潮汕话’应叫‘潮州话’。我们潮州文化人最痛恨听到‘潮汕话’一词。”王君的意见,是绝对不能强加给潮州市所有文化人的。不过,潮州确实有些文化人不同意“潮汕话”这一概念的存在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存在就是合理。”“潮汕话”这一概念的存在目有它的道理,王君是无法叫它立即消亡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祖籍潮州,籍贯揭阳,出生地汕头,少小离家,游荡大潮汕各地,“话无定音”。“潮汕话”、“潮州话”原先是混叫的。直至上世纪70年代初,在闽粤交界的一个小山村“淘”來一册《潮汕字典》,才定格称之“潮汕话”。我想字典是语言的圭臬,仿效字典是不会错的,谁料几十年后,王君辈者却说我错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如果说,称“潮汕话”者错了,那么,错的不仅是愚人镇凯,至少有数百万人。而造成这一特大“错”案的罪魁祸首应是作古了的陈凌千先生。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陈凌千先生编辑的《潮汕字典》,以潮音注解了一万多字头。该工具书初版时间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在潮汕各地以及暹罗(泰国)、实叻(新加坡)广为发行,仅潮州城就有大华书局、中华书局、开智书局、中南书局、广新书局、四酉书局、明华书局等七处经理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问王君,看过《潮汕字典》没有?他说没有看过这破书,如被他看见,会一火烧之。我赶紧跑进书房,把珍藏的《潮汕字典》“坚壁清野”,生怕被王君发现。我也深为陈凌千先生庆幸——72年前王君辈者尚未问世,否则,说不定他们会举火寻衅,使发行工作受阻。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不过,我劝王君,假使你在70多年前是好汉一条,也不该与《潮汕字典》过不去。它可是受当时的法律所保护的。《潮汕字典》至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3月已印发了11版(抗战前印发初版,抗战胜利后共印了10版),这本第十一版的工具书后面有一页陈凌千的律师代表的声明,其中说:“缘陈凌千君编著潮汕字典一书早经呈准政府存案……”由此可知,《潮汕宇典》并非非法出版物。1999年出版的《汕头市志》卷六十六载有陈凌千出版<潮汕字典》条目,对这本出版物予以承认。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字典》于1935年经注册发行,由此可见“潮汕话”这一概念至迟在1935年形成并为潮汕民众接受。“潮汕话”这一概念的形成使“潮州话”这一概念的使用率降低,并有逐渐取代之势,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并非某个人的意志所为。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1999年出版的《汕头市志》第四册第69l页载:“潮汕话也叫潮州话、汕头话,流行于广大的潮汕地区。操潮汕话的潮人约有1000万左右。历史上,潮州(府城)长期作为潮汕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过去潮州话被视为潮汕话的代表;近代以后,由于汕头的迅速崛起,并逐步取代了潮州的中心地位,黄家教等许多学者主张潮汕话应以汕头话为代表。潮汕各县,以潮州、澄海、饶平、南澳的后宅镇与汕头话较为接近……。”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汕头市志》中对于潮汕方言的这段简论的观点,我是赞同的。语言是发展的,一种地方方言的名称,只是一个符号,它也必须与时俱进,适应需要。潮汕这片土地,秦时设揭阳县,隶属扬州南海郡,可以设想,那时称这片土地上的方言,有可能叫“揭阳话”(一定不会叫“潮州话”);晋代在这片土地上先后设“东官郡”、“义安郡”,隋代开皇十一年(591年)才始置潮州,10多年后,又撤潮州,恢复义安郡,至唐代高祖武德四年(621年)才复置潮州,可以设想,这个历史阶段称这片土地上的方言,有可能“揭阳话”、“义安话”、“潮州话”混叫(一定不会叫潮汕话);自唐至清,这片土地一直设“潮州府”或“潮州路”,这片土地的方言,理所当然称之为“潮州话”;至近代,汕头迅速崛起,渐渐代替潮州在这片土地的中心地位。尤其是1914年,民国政府撤潮州、循州原建制,设潮循道(地域今粤东7市),道治在汕头,粤东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较移到汕头,解放以后,汕头专区、拆市前的大汕头市的党政机关所在地都在汕头,因而,这片地方的方言,被称为“潮汕话”、“汕头话”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潮州籍的大学者饶宗颐先生,在某场合也曾称其“汕头话”。如果汕头不拆市,一直以“汕头”作为这片土地的总称,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可能以“汕头话”代替“潮州话”、“潮汕话”;而反过来说,假若未来复将“潮州”作为这片土地的总称,有可能“潮州话”再度独一无二叫得很响亮。如今的客观情况是,大潮汕拆为三市(如包括汕尾市则为四市),其中有潮州市、汕头市,把这片土地的方言总括称为“潮汕话”,是很能准确表达含义的,有什么不好呢?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方言面临式微趋势,热爱地方文化者,应通力合作搞好传承工作,而不应该耽于一词之争。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王君,未审意下如何?
录入:黄蓉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