骊山雨与灞桥柳

录入时间:2012/10/20 11:54:00    来源:汕头日报
    秋雨夕阳里,春风朝霞中。关中朋友告诉我,这种时候,骊山最是美好清丽。于是,我们在微微的秋雨中,追着清爽的秋风,登上了高高的骏马般的骊山。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眼前,是一座古老的砖砌的烽火台,夕阳秋雨,更显苍凉。登临最高峰,所见只是一个土堆,朋友说,那就是当年周幽王为博美人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候的地方。这个“狼来了”的千古谎言所带来的血的教训,深深教育了中华民族:人无信则不立。也许,这就是骊山给人的最重要的启示。而今,美人已去,残戈断剑亦难寻,只有土台依然,在秋雨春风里不断地老去。但闻雨声嘀嗒,敲响满山树叶,震荡一方空谷,送来秋凉渐渐。我不由得慨叹骊山山巅的佳景古韵,非此而难求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驻足骊山山巅,任微微秋雨轻轻洒播,观殷殷夕阳遍照四野,金红色的晚霞在山间流荡,层林尽染,万山红遍,红瓦白墙的楼阁庙宇时隐时现。万树涌动,秋声如潮。绵延的秦岭,山山红霞;八百里秦川,片片秋色。人在骊山,夕阳秋雨,怡然自得。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可惜的是,周幽王时代的烽火台已不复存在,而眼前的烽火台虽然有箭楼,有垛口,有宽宽的燃烧烽火的烟道口,但它们毕竟没有燃过一次狼烟,尽管我们也发思古之幽情,不过那古情古意之浓烈程度,自然淡化了许多。如今,只见秋风秋雨依然,夕阳红霞依然,也就罢了,须知周幽王所临的秋雨夕阳也不过如此。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从骊山回来,走近灞桥,忽有哀婉动听的歌曲传来,原来有人在唱《灞桥柳》:“灞桥柳,灞桥柳,拂不去烟尘系不住愁,我人在阳春,心在那深秋呀,你可知无奈的风霜怎样在我脸上留……灞桥柳,灞桥柳,遮得住泪眼牵不住手,我人在梦中,心在那别后呀,你可知古老的秦腔,它并非只是一杯酒,啊…….”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拂不去烟尘系不住愁,遮得住泪眼牵不住手,面对灞桥一行行的依依垂柳,顿感多少风云,多少秦腔,多少愁怨,多少苍凉。人在梦中,心在那别后哪,多情自古伤别离,断肠勿折灞桥柳。“何处是归程,长亭接短亭”,吟罢“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已经愁绪万千泪双流了。春风年年垂柳绿,秋雨岁岁老树枯。秦汉隋唐,朝朝代代,不知多少人在灞桥折柳送别,肝肠寸断。多少断柳悲歌,多少哀叹清泪,送过削职谪居的谏宦良臣,送过重利轻义的巨贾大商,送过依依惜别的嘉朋良侣,送过胸怀天下的志士仁人!秦皇汉武,在此留下霸王鞭声;苏轼昭君,在此留下旷世悲歌;李白杜甫,在此留下千古绝唱。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们或许淡忘了灞桥名字的由来,淡忘了多少朝代从这桥上东去西归的王师,淡忘了无数次血与火的洗礼,淡忘了无数白骨垒成的功业,但人们却永远不会淡忘,正是这滚滚的灞水,滋润了一片片干涸的土地,遍地茵茵绿草吸引了一个游牧的部落。靠着灞河水的滋养,这个部落就在河边定居、生养、繁衍、兴旺起来。于是,他有了美好的名字:滋水。作为母亲河,受到了强悍氏族的崇拜。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强大起来的氏族逐渐用战马和铁甲征服了中原,称霸于华夏,于是,滋水易名为灞水,灞水上的桥就成为灞桥。它是中国历史上现存的最古老的桥,今天的灞桥仍然是在两千六百多年前的桥墩基础上建成的。而灞桥上的柳,世世代代,自然还是在那方古老的土地上长成的。史载,改滋水桥为灞桥的霸王就是春天秋时代的秦穆公。无论面对春秋五霸还是战国七雄,秦穆公都是无可争议的霸主,他以过人的雄才大略,驱动时势的战车,使后起的秦国,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缔造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帝国。当那滚滚的战车开过灞桥直指东方的时候,灞桥的震颤也许久久不能平复。然而,千秋功罪,又如何评说?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灞桥依旧,灞水川流。车辚辚,马萧萧,胡虏铁骑,良人征战,牵衣顿足,哭声震天。春闺梦断,千里白骨。这千古苦难,只有灞桥默默记住,虽山洪冲激而永不淡忘。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灞桥呵,柳随风拂,水因势流,而你,却铮铮铁骨,锵锵石板。你永远是历史忠实的见证人!(林继宗)
录入:黄蓉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