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防空备战”的岁月

录入时间:2013/4/30 17:15:00    来源:汕头日报
    从1949年至1979年,汕头市人民一直生活在台湾飞机来轰炸的阴影里。他们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积极采取抗击准备,顽强面对灾难。市民是高素质的,今人应该学习。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在拙作《汕头的天空曾经不宁静》一文中,罗列了日寇的炸弹击碎了汕头大城市建设蓝图的一些事实。更让人痛心的是,解放以后,台湾当局妄图“反攻大陆”,多次派飞机空袭汕头市,市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坏和威胁。令人惊叹的是,汕头市民在警报声里,从容淡定地生活着。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全民皆兵防空袭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防空备战三十年”,是指1979年以后,汕头市民基本上走出“台湾飞机空袭的阴影”,并非说从此不须防空备战了,据悉,现在的房产建设项目中,还有“防空设备基金”。查阅《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自1962年7月2日以后,便没有台湾当局飞机袭击汕头市区的记录,这不能说明,汕头的天空从此太平了。正确的说明是,汕头的对空抗击力量越来越强大,台湾当局不敢轻举妄动了。据《汕头市金平区大事记》记载,自1955年以后,凡来骚扰汕头市区的台湾当局飞机,几乎每次都有被我人民解放军击伤击毁者。当时把台湾当局称作“美蒋反动派”,所以其骚扰行为就是帝国主义勾结民族败类的侵略行为。当时的流行口号是“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有歌词唱:“全民皆兵,全民参战,把侵略者彻底消灭光……”为了宣传全民皆兵的业绩,尽管台湾当局入扰的飞机主要是部队击落击伤的,但在各种载体的宣传上,都要记上“军民团结”一笔,我还记得当年有几句快板词这么说:“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布下天罗和地网,全民皆兵歼敌机……”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在汕头,“全民皆兵歼敌机”在广义上说得过去,在狭义上似乎未曾有过。但“全民皆兵”这一备战举措却是抓得很扎实。各企事业单位都有“民兵营”的建制,民兵营中出身成份好,本人表现好的人员组成“基干民兵连”。1965年,我在汕头七中念初中二年,所在班级被选到国防体育俱乐部练习射击,地点是现在的中共汕头市委大院,我的成绩优秀,领到“射击手”证书,此项成绩被记入档案。10年后,我所在的汕头地区西堤水运公社准备成立“民兵防空机枪连”,我竟然被钦点为副连长,原因就是有“射击手”的资格在案,不知何故,后来这个机枪连“流产”。“一手生产,一手拿枪”,是当年最响亮的口号之一。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全民参战防空忙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始,汕头市人民政府就把防空备战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在史料中有很多处这方面的记载。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老市民应该还记得,上世纪50年代,汕头市各个街道办事处有一个很有权威的机构——人民防空指挥所,由派出所长、街道办事处主任及辖区主要干部分别担任正、副指挥员。我还记得,安平区万安街道的防空指挥所旧址就是后来的安平路青青蔬菜商店,该处地方当时未盖楼房,是一方盖竹篷的宽埕,里面砌了一排沙地,板壁上挂着很多竹头盔,还有警棍,木屋里陈列着担架、消防桶等等,市民走到这里,敬畏之心油然而生,最顽皮的孩童,也不敢在这里放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街道成立防空指挥所,区一级成立防空指挥部,全市成立“人民防空总指挥部”,地址是红砖楼。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防空指挥所不是虚设机构,很干实事。其中如:①夜间巡逻。上世纪50年代很长时间夜间实行灯火管制,指挥所要组织队伍巡逻查哨,曾有顽童夜间用手电朝天照射,微弱的亮光引来了巡逻队,疑似向敌机发信号,一家人被带到派出所审查。②组织防空演习。大多民众自觉参加演习,提高防空意识和防灾救灾本领。我记得有一次,一个扮演被炸弹击中的伤员未跑到指定地点就倒下去,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让担架队员和救护人员慌了手脚,一位老者从掩蔽室里跑出来,喊道:“待我来!”老者让救护人员帮忙把患者扛到干燥的地方,平躺。老者就近取来几片菜叶,盖在患者的额上和鼻孔处,不一会儿,患者就恢复常态,老者对围观者说:“抢救‘猪母采’(癫痫)发作病人就要这样做。”救护人员说:“我们今日以外学到一术。”③、组织居民构筑防空工事。主要的防空工事有防空沙地,用沙包垒砌的防空掩体,都是沙做事,需要很多沙。这些沙由居民到旧飞机场一带用肩挑或用木板车运来。我六七岁就帮母亲运防空沙,到了十五六岁就成了所居住居民片区的防空沙“运输队长”,属下成员都是同龄人。我们从阜安街出发,经过镇邦街、居平路,转入外马路,一直往东走,到了三中门前,往北拐进四中巷,来到现在的“三身人”一带,当年是沙丘叠叠的沙陇,要多少黄沙取之不竭。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在防空备战的年代,还有一件大事:居民疏散。疏散的高潮是1958年至1960年,一部分居民到农村投亲靠友。与我同龄的一些人,小学毕业时已经超过16周岁,原因是疏散时辍学的关系没有对接好,暂时辍学或重读。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到了1965年,汕头市的防空备战工作升级的重要标志是“深挖洞”。汕头市最有名的防空备战工程是“六五九”,1965年9月启动建设,故名。工程选址在郊外沙埔,现成为市中心,越向下挖,白骨越多。我们当年只有十四五岁,几次参加这项工程的义务劳动,我胆子大,专门负责拣骨头。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全民动员学自救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在那个年代,汕头市民的工作和生活内容离不开“防空备战”,至今犹让人赞叹的是,市民素质很高。具体表现在,第一,服从领导,心胸旷达。当时,凡是比较坚固的楼舍的底层,都被指定为“防空所”,安平路天华百货商店有一地下室,特地被指定为儿童防空室,订牌明示。防空警报一响,周边居民和过路人便涌向防空所,业主应该无条件在第一时间打开大门接纳。第二,从容淡定,自救互救。听我四叔父说过,1950年6月21日中午时分,台湾当局飞机轰炸同志里和裕德里一带。当时,我祖父和祖母正在同志里的家中吃午饭。听到飞机和警报声,年近六旬的我祖母知道跑不了,干脆不跑了,赶快把我祖父推进眠床底下,拉开柔软的棉被衣服等物覆盖在眠床板上,当她自己要钻进眠床底下时,忽听隔壁有小孩的哭声,立即车转身跑进隔壁家,拉出留家的小孩,就近倒卧在一堵残垣之旁。顷刻,敌机炸弹落下,祖父的枋屋被炸毁了,但眠床底下的我祖父安然无事,柔韧的棉织物让坍塌下来的东西软着陆,眠床下成了方舟;我祖母和邻家小孩也平安,残垣挡住了迸射的弹片。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我亲历的“防空备战”的事情很多,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1962年7月2日11时许,我们正在上算术课,当时我在安平路小学读四年级,教室紧靠百货大楼的后楼校舍三楼,我的同桌张修鹏在课本上信手涂鸦,兴致勃勃画着“大炮打飞机”。骤然,一阵刺耳的飞机呼啸声划空而过,同学们都吓住了,课任老师郑光明放下教鞭,冷静地说:“同学们别慌,立即排队到楼下大厅静坐,从门旁第一排走起!”同学们秩序井然地听从着郑老师的口令行动。郑老师跑到教室门口,扯开嗓门招呼隔邻的几间教室的师生:“大家都到楼下掩蔽了!”与此同时,百货大楼上的紧急防空警报响了。10分钟后,警报解除,我们又回教室上课。张修鹏显摆地说:“我正画飞机,飞机就来了。”郑老师故意板着脸说:“敌机是你招来的,就罚你站堂!”张修鹏乖乖受罚。后来听到他说,那架常窜入的台湾飞机是侦察机,贴着海面低空飞行,避开我军雷达,而后窜扰汕头。此次事件之后,汕头上空似乎不再有台湾当局飞机入扰,但市民“防空备战”那根弦总是绷得紧紧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微评:难忘那些岁月,居安思危。(鄞镇凯)
录入:娜,珊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