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茶事》

录入时间:2008/7/18 10:08:00    来源:潮汕民艺网综合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故乡的春天,小城深巷中,常传来悠长的叫卖声:“毛毛根,黄花苗,蛤蟆皮棵--”;野菊花、夏枯草、六月雪--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这些野花野草,都是儿时便耳熟能详的植物,它们长在村边地头,车辗人踏踩不死,猪啃羊吃根不断。毛毛根白白胖胖的分节嫩根,入口咀嚼后回味甘甜邈远,野菊花耀眼的黄花闪亮在秋霜初降的地头。家乡人用这些花花草草做茶,既消渴防暑,又清热解毒,实在是聪明之举。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深巷的叫卖声,不仅能唤起我对于这些野花野草的回忆,更让我怀念起故乡的茶事。淳朴而好客是故乡人的特性。便是偶遇经过村庄的过客,也会热情地奉上一碗热茶。若是尊贵的稀客,主人会下厨房添火烧水,不一会儿一碗冒着热气放了红糖的荷包蛋茶就会端到你的眼前。当年我带了女友第一次回老家,看到母亲端来的荷包鸡蛋茶,女友面露难色,她那时正热衷于减肥,对于高糖高蛋白的食物避之唯恐不及,我悄悄告诉她:“这荷包鸡蛋茶在家乡相当于国家接待外国元首的二十一响礼炮,你要是一口不吃,家里人还以为你看不起人哪”。女友这才吃了一点,其余的荷包蛋,则由我代劳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家乡人喝茶,最讲实用,印象最深的,是喝“败火茶”。谁要是有个三焦热盛、虚火牙疼,去药铺抓上二包甘草、二花泡茶,略苦微甘的茶汤饮用之后,火也消退了,牙也不疼了,心里有说不出的舒坦。有的干脆连卫生所、药铺也不去,扛了铁锨到村边地头,剜来些毛毛根、黄黄苗,洗净一煮,饮后心清目明,似乎体内升腾的火势,上蹿的火苗,都被这败火茶一下子浇熄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清明前后,百草荣发,正是采摘“败火茶”原料的最好时机。家乡虽无茶园茶树可摘,但垂柳的嫩芽,野草的根叶,随处可寻。浸泡在河水中的柳树粉红嫩根,最爱小媳妇的欢迎,而婶子大娘们则会捋下半筐柳叶蒸熟阴干,到了麦收大忙或三伏酷暑,家家都烧上一锅水,泡上柳叶、竹叶,用瓦壶拎到地头毒日头下挥汗如雨的劳作之后,喝一气淡黄如金的茶汤,真是难得的享受。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有什么样的环境,便会有什么样的文化。在高粱棵子里扯开噪子吼唱:“西门外响罢了三声礼炮”或者“敬德打虎上锅台,伸手抓个窝窝来”的汉子们,赤裸着被阳光烤成古铜色的脊背回家,若无凉茶备用,会伸手捉过葫芦水瓢,在压水井中压出半瓢井拨凉水,扬起脖子气也不换,咕咚咕咚的一阵狂饮,然后抹一把脸上的汗水、井水,长长舒出一口气来,那些来自地泉深处的井拨凉水,一点也不比琼浆玉液、醇酒佳茗逊色,大红袍、铁观音、龙井毛尖、碧罗春也都没有这一瓢饮快捷、实在。那样的酣畅淋漓,好比久旱的土地上接受了瓢泼大雨,滋润、舒坦、解渴。
录入:溆嘉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