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陶瓷修复,靠的是真功夫

录入时间:2013/12/8 20:07:00    来源:汕头都市报
关键词:
要将受损古瓷复原就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古陶瓷修复技艺离不开平时对古文化的积累与观察。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长年修复古陶瓷,使洪锦波对古陶瓷鉴别也很在行。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俗话说“破镜难圆”,不过,在汕头,就有这样一位巧手艺人——洪锦波,他能把破碎的瓷器拼接起来恢复原状,而且修补到肉眼几乎看不出痕迹,成为陶瓷、古董“美容师”。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近日,记者来到洪锦波的工作室,只见室内堆放了不少残破的瓷器,感觉像是到了“瓷器医院”。除了满眼的破瓷器,最显眼的是那张满是尘土的工作台。摆在台上的工具挺多,各种化学试剂、大大小小的锉刀、五彩缤纷的颜料等等。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古瓷修复工序颇繁琐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古瓷修复是一项技术活,不仅需要运用现代化的材料,还要跟传统工艺相结合。”洪锦波介绍说,破损的瓷器很多都是长期埋在地下,因此新出土的文物,往往全身除布满黄泥外,还有很多水锈紧贴在器物上,给器物的修复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必须予以清除。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据介绍,应先将破碎的瓷器放入盆中,用清水洗掉泥土,然后用刀具以与器面平直的方向将锈迹轻轻刮去。而之后的塑形环节,则更考验修复者的手上功夫。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洪锦波告诉记者,首先确定受损古瓷的形状,清洗残片后进行拼接,然后上胶、打磨、上色、补彩、施釉。瓷器遭遇到的损坏、侵蚀等破坏千差万别,情况非常繁复。所以,在修复中需要运用拼对粘接、修补缺损等各种手段,不断与水泥、石膏、万能胶等材料打交道,每道工序听起来似乎挺简单,但全部工序完成,把一件瓷器修复好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甚至更长。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打磨上色最考验眼力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古瓷修复最关键也最难的一步是打磨,这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打磨不好,表面凹凸不平就会影响上色。”洪锦波说,打磨最耗时费力,一旦做不好就会功亏一篑。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此外,另一难点是模仿原作上色,这也需要凭借眼力调颜色。“用我们自己调的釉色,一边对比原来的釉色,一边调。”锦波告诉记者,为了更接近原状,就要尽量和原色接近,所以每调一种颜色,他都要费很长时间,拿着小牙签慢慢地增减颜色料。锦波介绍说,古瓷经过漫长年代的演变,各个时期又形成了各有特点的艺术风格,其中的釉色也有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出不同的艺术效果。历代青瓷的釉色各不尽同,修复者必须对此有充分的认识,才能调出比较接近的颜色。像浙江产地出的古越窑高古瓷,由于它的胎骨属花青胎,比较硬,修补时就要采用等比的黑水泥加白水泥和石膏粉作材料;如果是修补青花瓷,则宜选择黑水泥、白水泥、石膏粉以及竹粉。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值得一提的是,在古陶瓷修复中,经常会出现器物破损的部位短缺不存的现象,这就需要通过配补来复原短缺部位的原貌。配补材料可以是单一的物质组成,也可以是几种物质混合而成的复合材料。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洪锦波说,修复后的古瓷能够更充分展现其历史面貌,不仅带来欣赏美感,还可以提升其市场价值,更重要的是对文物起到了保护作用,使其得以长久传承下去。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取巧”修补古瓷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修补瓷器,除了补成原来的样子以外,也可以巧补。”洪锦波说,“巧补”就是在修补的过程中做些灵活的处理。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就在记者采访时,一位陈先生拿了一个受损的仿王琦的花瓶前来修复。只见锦波端详了一番之后说,这瓶口已经断了,但这瓶子釉面具有玻璃质感,釉层纯净清亮,细看釉下有一层轻纱薄雾般的泡沫与色彩交相辉映,给人以五彩缤纷的视觉感受。建议重新做个口沿,让瓶子重焕光彩。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洪锦波告诉记者,“巧补”的灵感来源于几年前。当时,锦波在古玩市场见到一个清末时期的双耳瓷瓶,瓶子的一只耳朵断了,可瓶子其他部分均完好,于是以低价买了下来。修补的时候,洪锦波原本打算给瓶子再做一只新耳朵,突然他灵机一动,干脆把另一只耳朵也锯掉,瓶子由“双耳瓶”变成“无耳瓶”。后来,有资深藏友看到这瓶子,不但没看出破绽,还以为瓶子是清代早期的。洪锦波说,按照这只瓶子的器形和纹饰来说,如果是没有耳朵的,其年代就要更早一些。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记者:您怎么会选择学习修复陶瓷这门手艺?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锦波:选择这一行实属偶然。1997年,我开始接触古瓷经营,几年下来,我发现一些老瓷器的花纹、手工都非常精美,只是因为磕缺了口,或是有裂缝,就没人要,成了鸡肋,觉得很可惜,心想把它们修补好,让它们“起死回生”。于是,2000年,我就开始了补古瓷的探索。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记者:古瓷修复有哪些特点呢?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锦波:修补古瓷并非“修修补补”那么简单,需要对收藏知识的掌握,甚至是古瓷的烧制技术也得研究。只有丰富的古瓷知识,才能将破碎的古瓷尽可能恢复原状。我本就从事古瓷经营,对古瓷颇有研究。加之,开始学习古瓷修复技艺后,我更是一门心思地钻研其中,还经常打电话到北京向权威专家请教,不断实践,让残损的古瓷有了生命。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记者:您至今修复得最满意的是哪一件?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锦波:几年前,一位姓林的收藏爱好者拿来一只清中期的龙泉三彩花瓶,是一件罕见的精品。当时花瓶口沿没有了,他请我重新修复这只花瓶。经过拆卸、清洗、补缺、打磨、打底、做色、上光、做旧等多个步骤,历经一个多月,这只花瓶重现神韵。当花瓶归还给主人时,林先生反复查看,竟然找不到残口的位置,不禁发自内心地啧啧称赞。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记者手记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洪锦波从事古瓷修复之前,曾经当过菜农、给人打过各种工,如今的工作是他最喜欢也令他最有成就感的活儿。他的这个活儿,可是解决了许多民间收藏家的苦恼。现在,潮州、揭阳等地经常有藏家慕名赶来汕头,找的就是这位古瓷修复高手。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古瓷修复是个细致的手工活,即便是一个小小的残口也需要近10道工序才能完成,锦波不愿让自己的修复留有遗憾,非常严谨对待每一道工序,力求做到完美,为此经常累得腰酸背痛,但他笑称累并快乐着。妻子是他最得力的助手。有时候要把几块碎瓷摆放成型后粘合,洪锦波独力难做,妻子就会上前来帮忙,夫唱妇随乐在其中。洪锦波说,能让手中每一件古陶瓷尽可能完美留世,就是他最大的心愿和最终的追求目标。(记者 林琳 陈文兰 文/摄)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录入:珊
评论功能已经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