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潮汕民艺网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正文

潮绣——濒临消失的文化?

录入时间:2007/6/21 15:56:00    来源:潮汕特藏网
关键词:
  潮绣,是潮汕民间刺绣工艺的总称,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粤绣中的一大流派,始于唐宋,盛于明清,有上千年的历史,以其以构图饱满匀称、形象传神、色泽富丽、针法多样的艺术特色而闻名海内外,曾广泛应用于民间服饰、家居寺庙的装饰等。去年5月,作为濒临失传的民间优秀艺术,潮绣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但由于种种原因,潮绣的从业者越来越少,面临的处境堪忧。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现代工业中失落的国宝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想起自己15岁时在绣庄学习潮绣的日子,85岁的林智成依然记忆犹新。人说生不逢时难有为,但他偏偏打破了这个惯例,即使经历着日本入侵家园受毁的惨况,他仍坚持着对潮绣的执著,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学得一身精湛的潮绣技艺。后来,他更是总结了潮绣里的120多种针法。如今,他已经是名扬四海的潮绣工艺大师,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家称号。林老对潮绣的研究和创新颇多,专长设计潮绣图案,设计约500件剧装和挂屏,多次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和全国美展奖项,其设计的作品被称为潮绣工艺的国宝。上世纪70年代末,他创作出栩栩如生的《九龙屏风》潮绣挂屏,让人叹为观止。该作品在叙利亚展出时,深受好评,遂作为国家礼品赠给该国。还有一条双面绣的大披巾也被当作国礼,赠予法国总统戴高乐。1982年,再度完善的《九龙屏风》与《吹箫引凤》两作品同获当年全国工艺美术作品百花奖的金杯奖。那时的潮绣属生产性的工艺品,在创作技艺和经济效益上均达到顶峰,成了广东出口名牌产品之一。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绣针法多样,有疏丝绣、过桥绣、打子绣等多达200种。每一针法均具独特制作效果,巧妙运用,绣物惟妙惟肖。潮绣独特之处在于垫高绣,即在绣地上铺贴一些棉絮,多少按纹样要求,最高有1寸多,然后绣上金丝绒线,使绣物有如浮雕,富立体感,这种绣法在四大名绣中绝无仅有。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然而,在具有历史文化底蕴的潮州市里,曾经广为流传的潮绣精粹技术正面临失传的危险。整个潮州地区精品绣工大量减少,普通中年绣工少有发展成为精品绣工,青年绣工更是相当匮乏。市区内高级熟练绣工总共只有40来个,散布在卧石村、黄金塘及顶厝村的普通绣工也仅有几百人。那些小村镇的绣坊不能形成规模,更多的是依赖市区里的绣庄。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绣业曾经是潮州地区的龙头产业,特别是1972年尼克松仿华后,更是掀起了一股发展高潮。潮州市在1962年就已成立工艺美术研究所,是当时国家轻工部第一批定点成立的14所研究所之一。主要对潮州地区的传统工业包括剪纸,木雕,潮绣,抽纱,刺绣还有后来加入的彩瓷和香包进行研究和创新,其任务还包括培训新学徒。所里的研究员来自各行业一线的精英分子,主要开支由国家拨给。改革开放后,潮绣等传统工艺品市场受到抽纱、陶瓷业冲击;而教育的普及和市场经济理念的渐得民心,则是潮绣衰落的另一个原因。相比之下,如今的工艺美术研究所物是人非,性质由国营变为私营机构,没有国家资金支持也就没有了管理潮绣领域的权利;所里原有的设计师和绣工改行的改行,老去的老去,现在只剩包括工作人员在内三位了。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技术断代——潮绣传承的主要障碍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绣曾是潮汕经济的支柱产业,绣庄遍地,艺人众多,技艺精益求精。但目前潮绣艺人传承日稀,愿意学习潮绣的年轻人少之又少,更没有像当年林智成那样劳心劳力学这门技艺的学徒。我宁愿踩人力三轮车也不愿意去学做潮绣!20出头的绣庄老板女儿说。她是韩山师范的英语专业的学生。绣庄在潮绣对外上起了很大的作用,是其外销的依托之一。为什么绣庄人不喜欢自己的家族从事潮绣,甚至存在贬低这种传统的技艺的现象?年轻人不愿学这种繁琐的手艺,是因为有更吸引他们的新东西,诸如互联网、电子游戏等现代的东西。在这代年轻人之前,潮绣技术传承上就已经形成了断代。这活太伤人的眼睛了,也要学很长的时间才能学会,最主要还是没前途。一位叫丁怡凤的卧石村里中年女绣工在解释为什么不强逼自己的儿子学潮绣时说。她学的潮绣手艺和村里其他妇女一样都是上世纪80年代在老一辈绣工那里学会的。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上世纪80年代初,原市区内的潮绣厂为了招收更多绣工,在卧石村、黄金塘、顶厝村等地方开办了潮绣技术培训班。这样的培训班在卧石村里办了两年,分三批共招收了120名左右的学徒。丁怡凤就是第一批被选上的30个左右学徒中的一个。当时规定嫁本村的女孩才能学潮绣以保证潮绣技术不外传,而且每家只能选派一个人学。15岁的丁怡凤因父早亡,而母亲又是接生员,便破例被选上了。在上世纪80年代里,虽然不是很多人想学潮绣,更不用说男学徒,但很多女孩不想出城打工便留在村里,学潮绣在她们看来也就是最好的谋生工具,加上学潮绣的时候不用给学费,还可以领到按工分发的工钱,于是很多家庭就想叫女儿学做潮绣。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就像大多数农村女孩一样,丁怡凤学绣做绣也是为了帮补家用,但她心里还装着一份为门楣争光的心思。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很多女孩呆在家里都会去学做一些具有封建式特色的闺房活:绣衣、绣花等。丁怡凤七岁的时候就跟母亲学会了通花,十一二岁便可刺绣了。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虽然有刺绣的经验,15岁的丁怡凤还是经历了一段十分艰辛的入门学习过程。每天清早,她都会去村委会搭建的围场学习潮绣,接受师傅的精心教诲。她有三个和林智成同辈技术相当好的老师。两年下来,资质不错的她很快掌握了基本的技艺,后来她还把自己的想法和老师教的东西结合起来,学会了老师没有教的难点———人物脸部。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如今丁怡凤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两千来块工钱专门做潮绣,现在做潮绣只是帮补小部分家用。她做的潮绣品都是绣庄老板或客人预订的,然后她利用空余时间里绣好,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对她来说,那些文化瑰宝的遗失与否离她很远,她现在关心的是家人的生活质量。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位已经绣了20多年的绣工至今仍没有自己设计的绣品。她的话颇让人思考:即使有时间,我也不会绣自己的东西,我宁愿多休息一下。这种心态在普通绣工里是十分普遍的,以前与丁怡凤一起学潮绣的那些人基本都还在从事潮绣业,但大多只是基于生活所需出发。据林智成的儿子称,这些农村里的妇女绣工都不会设计。绣工没有把自己对潮绣的知识与才能尽用到家,而且绣工之间缺乏沟通和合作,再加上政府支持不足,才使潮绣工艺在传承上形成断代。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绣留下的思考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州工艺美术研究所的蔡炎泉所长称,上个世纪80年代未,由于其它传统工业像陶瓷工业、抽纱业等的兴起,潮绣就开始慢慢失去它在潮州经济中领头的地位,一路下滑。面对这种情况,政府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执政者在乎更多的是在位期间的政绩,很多时候政府只会投资于热门经济领域。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这个工艺美术研究所曾有一个酝酿已久的计划,那就是到农村去招收初中毕业生,让又不能再继续读书的年轻人来学这种手艺,然后帮助他们完成户口的农转非(农村户口转变为城市户口)。但是这个计划实施涉及的部门太多,而且没有上级政策的支持,最后被迫放弃。相比之下,工艺美术研究所在1964年办的工艺美术学校就办得比较成功,学校开办了两期共培养了40多名学生。而现在潮绣业上的领军人物,大多是那时培养出来的。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潮汕民艺网 csmynet.com
对潮绣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没落,蔡炎泉所长有自己的见解,潮绣主要是销售东南亚地区,用来作赠品,所以金融危机对潮绣的影响是很明显的。随着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在亚洲金融危机后复苏,潮绣的需求量也会相应增长,潮绣业将会出现一线曙光。虽然潮绣发展困难重重,对于潮绣的未来,蔡炎泉所长并不是很担心:历史中每种东西都是要经历更新换代,经历灭亡的。大师们的时代已经过去,潮绣曾经的风光也已经过去。潮绣面临的是自己发展和传承的问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潮绣在不久后还会有一个中兴期,毕竟它还有比较大的市场需求,而且潮绣的发展都是根据供求反应而呈马鞍形发展的。今天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完美出路的潮绣,留给这一代潮汕年轻人的更多的恐怕是思考。
录入:陈敏云
版权所有:潮汕民艺网    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